地大要聞

喜報!入地下海又登極的他,獲評“荊楚好老師”


地大新聞網讯(记者庞伟红)9月8日,在第36个教师节来临之际,由湖北省教育厅支持,楚天都市报、湖北教育基金會、湖北电视教育频道联合主办的2020“寻访荆楚好老师”公益活动评选结果出炉,我校海洋学院陈刚教授获“荆楚好老师”荣誉称号,并应邀参加了湖北省第36个教师节座谈会,省委书记应勇,省委副书记、省长王晓东会见了包括陈刚在内的优秀教师代表。

陳剛(一排右二)參加教師節座談會

陈刚(右四)在“荆楚好老师”颁奖典礼现场 张玉贤摄

陳剛從事大地測量、海洋測繪教研工作20年。從課堂到野外,他潛心教學,言傳身教,在三尺講台踐行大學教師的中國夢;從教師到測繪師,他作爲2020珠峰高程測量隊主力隊員參與測量珠峰最新身高;從測繪到登山,他參與汶川地震救災,登頂三大洲最高峰並徒步南、北極點;從大陸到海洋,他拓寬研究領域堅守地質初心,勇擔科教合一立德樹人使命。

穿越戈壁沙漠,搏擊驚濤駭浪,鏖戰雪域高原,勇攀地球之巅。執尺天涯繪經緯,铿锵足迹量山河,他心中始終有一個信念:堅守教育報國初心,實現地質科學夢想。

从课堂到野外 他在三尺讲台践行教师的中国梦

“陈刚老师如父如兄如友,他不仅教给我们丰富的知识,更教会了我们勤学、明辨,严谨、善良的优秀品格,他是學生的引路人。”李显巨是陈刚的學生,现在是计算机学院的特任副教授。从事教研工作20年来,陈刚潜心教学,言传身教,至今已指导硕博學生30余名,他用自己的责任、情怀、梦想和担当,以实际行动在三尺讲台上践行着一名大学教师的中国梦。

陈刚的课堂让學生们印象深刻。攀珠峰,征南极,访西沙,陈刚丰富的人生阅历让他的课堂独具魅力。作为教师,陈刚将理论与实践完美结合,用他的亲身经历向學生诠释着什么是科學研究、什么叫“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他鼓励學生们树立人生远大理想,立志科技报国,将个人前途和发展与国家和社会需求结合起来。陈刚口中绝美的祖国蓝色领土,成为了學生最向往、最值得为之献身的远方。

陈刚(居中)指导學生参加全国大學生测绘技能竞赛获奖

他针对不同的授课对象和课时要求,结合学科发展趋势,持续调整和优化教学内容、不断改革和更新教学方法,取得了良好的教学效果,他还因材施教,针对學生的不同兴趣,制定相应的学习和工作计划,在指导过程中注重改进指导方法。他从學生角度考虑问题,帮家庭困难的學生购买回家的车票,多次引进行业内相关企业来校设立各种奖学、助学金,为學生多方位争取学习、科研、出国、就业的机会,指导的學生获得全国大赛奖励8项。由于教学方面的出色工作,他获得了包括国家测绘地理信息教学成果三等奖在内的省部级以上教学研究奖励9项,还获得了校首届优秀学务指导老师、优秀班主任等荣誉称号。

陈刚(左二)和學生在野外

陈刚在学业上对學生很严格,但在生活中却温情满满。每年他都会带着學生出野外,有次在野外测量,晚上清点装备发现一位同学弄丢了仪器通讯线,导致第2天的观测工作无法开展。当晚,在同学们熟睡后,陈刚驱车到白天工作过的所有场所,打着手电筒花了3个多小时才找回来。他告诉學生,每个人都会犯错误,但是我们要学会找出问题积极解决。在科研工作起步阶段,要做到胆大心细,更要养成好习惯。

博士二年级的悦连哲每次从自习室回宿舍,总能看到陈刚老师办公室的灯亮着,“老师都这么努力,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大三的姜正有段时间很迷茫,陈刚多次与该生促膝长谈,耐心细致的帮助他分析形势与问题,引导他走出迷茫,最终选定了自己的学习和人生方向。陈刚以实际行动教育和激励着學生们,不断拉近他们之间心与心的距离。

“作为一名普通學生,能在本科期间遇到陈刚老师,是我最值得庆幸与感激的事情,他是我的恩师,更是一名值得我尊重学习的海洋人”,姜正说。

从教师到测绘师 他参与测量珠峰最新身高

2020年,陳剛參加中尼2020年珠峰高程聯合測量,作爲登山測量隊員直接參與珠峰高程複測和相關科研工作,他在這座世界最高峰上停留了52天,付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努力,因爲天氣原因止步在8000米的大風口,但談起珠峰,他眼裏依然有光。

“外界都關心我能不能登頂,可我關心的是能否精確地測到各項數據!”這是責任,也是初心。未來幾個月的時間,他還將參與珠峰測量數據的分析、處理、和檢核,和國內的測繪專家一起揭秘珠峰的最新“身高”。

陳剛(右一)和隊友發現國測一大隊留下的漂流瓶

陈刚和国测一大队的缘分,还得从2012年说起。作为建校60周年系列庆典活动之一,地大登山队出征珠峰,陈刚是随队科考队员。在实地踏勘代号“Ⅲ7 ”的珠峰测量控制点时,科考队在山壁的夹缝中,发现了一个“漂流瓶”,这个玻璃罐头瓶子里留有一张已严重炭化的纸条,字迹依稀可辨,这是2005年珠峰测量时,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留下的。

2019年10月,陳剛接到自然資源部的任職文件,因其長期從事大地測量、海洋測繪等研究工作,又有全球“7+2”(攀登世界七大洲最高峰,徒步南北極點)登山科考活動的豐富經驗,身份與此次珠峰測高任務契合,他應邀兼任國測一大隊副總工程師,任期一年。他自己也沒想到,有一天會作爲國測一大隊的成員,參與測量珠峰“新身高”。

“這圓了我的一個夢。”1991年大學畢業前夕,武漢測繪科技大學邀請國測一大隊老隊員做了一場報告會,多次提到了1975年的珠峰測高。陳剛聽後熱血沸騰,直接給西藏測繪部門寫信要求進藏工作。雖然未能如願,但輾轉十余載後,堅守著這份測繪初心,他還是與這片高天厚土結下了不解之緣。

地大與中國登山隊淵源頗深,在他的努力下,國測一大隊和中國登山隊強強聯合,組成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向珠峰進發。一旦登頂,將首次實現我國測繪技術人員與專業登山隊員一同登頂的目標。

1月12日,陳剛從武漢出發抵達北京,之後的三個多月裏,他分別在懷柔國家登山訓練基地、西藏羊八井高山訓練基地和珠峰進行訓練,有段時間要背著9公斤的重力儀上下走22公裏。他是整支隊伍裏年齡最大的隊員,但他在體能、力量和攀登技術訓練中所展現出來的良好狀態,絲毫不輸30歲左右的隊員們。

4月7日,登山測量隊抵達珠穆朗瑪峰大本營,計劃于5月12日登頂,但當攀登到海拔6700米時,發現攀登路線上有流雪的危險,所有人員撤回前進營地;5月21日,由于持續降雪,未能打通至頂峰的攀登路線,原定5月22日的登頂計劃又未實現。

陳剛(右一)與隊員正在攀登珠峰

“今年的登山測量工作非常艱辛,可謂三上三下”,陳剛親曆了前兩次沖頂測量的整個過程,第二次他們冒著大雪沖到了7790米C2營地,在暴風中住了一晚,5月21日早上又頂著十二級的大風,背負著測量裝備向上攀登。由于前兩次體力透支,加上天氣惡劣,第三次他只能駐守在C2營地,負責頂峰下撤接應工作。5月27日11點,2020測量登山隊成功登頂珠峰。

“遺憾嗎?”記者問。“測繪人員登頂測量就是想測出精准的數據,如果天氣不好,通過前期專業培訓的登山隊員完成了峰頂測量任務,也是整個隊伍團結協作的成果,不會有遺憾。”在珠峰的前期拉練裏,他在幾處營地進行重力測量時,不厭其煩地提醒年輕隊友,要珍愛儀器,確保測出完整的數據。“要探索地學奧秘,必須深入一線,實地勘查,才能有大的收獲和創新。”

从测绘到登山 他勇攀高峰挑战自身极限


“這是我從珠峰采到的樣品。”陳剛從櫃子裏拿出幾塊螺狀岩石向我們介紹。

“珠峰頂上的岩石爲什麽形狀像海裏的螺?”面對大家的疑問,陳剛說,很多人不知道,其實珠峰是古海洋隆起形成的。關于喜馬拉雅山脈和青藏高原的隆升曆史、演化過程,國內外學術界仍有許多爭論,而珠峰是反映印歐板塊相互作用現狀的敏感指示器,這些地表的形變和地下的運動有直接關聯。“在2015年尼泊爾8.1級地震後,對珠峰地區開展多學科交叉研究很有必要。”

12年前,四川汶川發生8.0級地震,陳剛對地殼運動檢測研究的執著始于此,登山科考也源于此。

陳剛與專家組成員開展汶川地震救災工作

汶川地震後,陳剛作爲專家組成員連夜趕赴災區,他們在龍門山斷裂帶5個受災嚴重的縣工作了40多天,爲抗震救災和恢複重建提供基礎測繪資料。

“我無法忘記在震區見過的老百姓和他們的眼神。”12年後,回憶起汶川地震救災的那些畫面時,陳剛眼圈通紅,“我們地學相關科研工作者,應該把災害監測預報作爲曆史使命看待,哪怕這一代人預測不了地震,但只要堅持下去,總會有一代人能成功。”

同專家組一同去汶川的,還有現任體育學院院長、擁有豐富戶外生活經曆的董範。陳剛和董範倆人搭檔,完美配合,一人負責查看地勢地形確認安全,一人負責傳授登山技巧,平常就熱衷于體育運動的陳剛,體能不輸專業登山隊員。“有些地方山高路險,當地人說他們多年前打獵都不去,我們還是帶著儀器和帳篷就進去了。”陳剛說。

作为地大校庆60周年的系列活动之一,地大登山队计划在2012年攀登珠峰,董范力邀陈刚一起进行登山科考。学校的登山活动,历来与科学考察一路相随,这是我校教育教學的一大特色和优势,两人一拍即合。

2011年,學校爲沖頂珠峰選拔登山隊員,陳剛和登山隊一道,登上了海拔6178米的玉珠峰,那天登頂的5人中還有陳晨、袁複棟、次仁旦達,這是陳剛登上的第一座雪山。

陳剛正在南極進行科考工作

自2012年5月,地大登山隊從珠峰起步,用時四年零七個月,完成了攀登世界七大洲最高峰和徒步南北極點的壯舉,創造了中國高校體育運動史上的傳奇。陳剛作爲科考隊長,和登山隊一起攀登了五大洲最高峰並成功登頂其中三座,完成了徒步南北極點的目標,采集了大量稀有的岩石、冰和水的樣本,獲得了許多一手資料,他周密地考察了南極點附近的板塊運動狀況及地學特性,對南極現代地殼運動和內陸冰蓋及其動力學研究具有重要意義。

从大陆到海洋 他拓宽研究领域坚守地质初心


陳剛,是追蹤大地如何運動的人。

2008年,他参与到国家重大科学工程 “中国地壳运动观测网络”II期项目中。2012年,中国大陆构造环境监测网络通过国家验收,在全国范围内建成260个连续观测站和2000个流动观测点。

这是世界上性能指标最先进的三大地壳运动观测网络之一,可利用卫星观测等高科技手段,监测地壳的微小运动,为地震预测、大地测量、气象预报和地球科學研究等提供科学数据。因为这个项目,从南海的岛礁到西北的沙漠,陈刚10年内跑遍了大江南北。珠峰高程测量纪念碑下方有一个永久观测点,这是陈刚每年都要造访的地方。

尼泊爾地震測量

2015年尼泊爾發生8.1級地震,波及珠峰地區。冒著余震,陳剛團隊對珠峰北坡地區距震中300公裏範圍內的觀測點進行了跟蹤測量,並成功申請到2015年尼泊爾地震對珠峰地區垂向變化影響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課題。

進入21世紀,海洋科學再度成爲世界關注的焦點。航天航空和海洋觀測平台從根本上改變了人類認識海洋環境的途徑。2016年開始,他將研究領域從大陸構造環境監測延展到海洋觀測。

“地球是由岩石圈、水圈、生物圈構成的,圈層之間相互交融,大陸構造一直延伸到海底,研究地殼運動到一定程度後必然會涉及海洋”。陳剛說,測繪研究與海洋地質、海洋防災、物理海洋、海洋工程技術等各個領域都有密切的聯系。

陳剛正在西沙進行海域調查

2019年3月,陳剛參加了國家海洋局第一研究所組織的西沙海域調查,在永樂群島、宣德群島進行爲期25天的海島礁、海岸帶地質調查。2019年6月,他還作爲特邀代表參加了南沙某島礁北鬥連續觀測站任務,現場開展了20天的海洋大地測量、控制測量實時數據采集分析工作。

從大地測繪,到登山科考,再到海洋觀測,變的是他的研究方式和領域,不變的是他的地質情懷。

陳剛的兒子陳李昊現在是國家登山一級運動員、攀岩二級運動員,2019年7月,父子倆還一起登上了新疆境內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如果有機會,他希望父子攜手,再次向珠峰出征,“畢竟,山還在那裏”。(圖片除署名外,均由受訪者本人提供)

發表時間:2020-09-10點擊:次編輯:張磊

快速通道
一周安排 地大郵局 辦公電話 電子資源 信息公開 教育部 自然資源部 科學技術部 生態環境部 中國地質調查局 聯系我們 網上信訪 微博 微信 地大北京